海针

希望更多人喜欢安艾

【安艾】从你的十三岁开始

•可能我的文笔见丑了,如何写出男女之间的爱情,我会加油的
:欢迎提出毛病,评论,发出来就是接受指教
:安艾这对cp一直想写,因为十九岁的大男孩守护十三岁的小女孩的故事真美好

她蹦蹦跳跳和她的弟弟走在路上。“快点啊,艾米!”她总是这样的欢快,小鞋子“哒哒”同石板路发出可爱的声音,衣服轻轻松松服帖在她娇小的身体。
她弯下身,一不小心撞到我。心乱乱的我,急急忙忙想对这位可爱的女孩道歉。
“对不起。”声音清脆,响在我的耳边。我的心脏随着春季的桃花,劈哩叭啦的吐出花苞,渴望着温柔月光的滋润。
这是安迷修的日记,日期是四年前的今日。窗外的雨细细垂下大地,淋湿了天地,也淋湿艾比的心。
如今十七岁的她,凹凸有致开,妆容精致起来了。道谢一样,向卡米尔倒了一杯茶,小小的手指碰到热水壶烫了一下,但也只是眨了眨眼。
艾米给笼子里的兔子喂了饲料,逗弄了下毛茸茸的兔耳朵。长长的兔耳朵轻轻的颤抖着,然而兔子还镇定咀嚼着,小红眼甚至不看向那双拨弄的手。
卡米尔喝了口热茶。他手里抱着一本厚重的本子,那不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款式,一股子让人想起被太阳晒枯的野草。
艾比说“我要去见他。”
“姐……”艾米放下逗弄兔耳朵的手,涨了张口,最后咽下哽住的气道“现在天气冷,外面下雪,记得多穿衣服。”
天气真的很冷,雪花大朵大朵的下,还夹杂着雨水,灯光也好月光也好,都是一片白。艾比喜欢帅哥,一股子花痴劲的少女时光并不会让人嗤笑。艾比出现在安迷修面前时,还是个贫瘠花痴的女孩,一个任谁看一眼最多称赞可爱。
而安迷修在他的日记里,写下了桃花,写下了月光,写下了所有欢笑来说,艾比是多么好的女孩。
艾比现在心里也很乱,她现在长大了考虑的也多了。脚步匆忙,走过马路,走过红绿灯,积雪还混杂着污秽,这是一条通往医院的路。艾比她抬眼看了看旁边的店铺,一家杂货店门口挂着爱心。
她口袋里还有几张红的,鬼使神差的推开杂货店的玻璃门。冰冷的手把,可一进来就充斥着暖意,不管是火炉还是热可可,还是周边的奇奇怪怪的物什。
我不适合这里……叮叮当当的钢琴声,还有摆在柜台里几何图形的茶具,或者挂在天花板上剔透的水晶灯,脚下毛绒绒的羊毛毯。
“呜……我只是想给一个病人,一件表达心意的礼物。”
简直就像孩子一样,一心乱七八糟的看着琳琅满目的物品。艾比有点后悔,她不喜欢麻烦的突然,而突然总是麻烦的来找她。
要是带着弟弟来挑东西就好了,安迷修不喜欢的话就说是艾米挑的。
这是钢琴曲从播放的致爱丽丝变成月光。当然艾比不懂这么多,她慌了神一样,咬着手指看着柜台里的东西。安迷修喜欢什么?安迷修最在乎什么?安迷修的审美?……
那个骑士道的忠诚信徒。艾比看着挂在墙上的剑,回忆将她拉进安迷修进医院的原因。
她被三三两两个男人摁住,衣服被翻动着,恶心感从心脏不断滋生,无助的绝望让她哽住嗓子。
房门的锁被撬开,安迷修把她从那些人手里夺回来。
“我是不会让你们肆意欺侮她的。”安迷修攥紧了拳头,看着对面三三两两的人。而她害怕的躲在他身后,稍微靠着他后腰。
“什么鬼玩意的骑士又来了。”
“这世道谁还信这些。”
“傻子而已,哈哈哈哈哈还真以为这世界多美好。”
那些人是地上的烂泥,他们不断给人们制造痛苦和悲伤,就好比牙虫一样给牙齿创造无法磨灭的痛苦。
艾比做梦也没想到,她会被人欺凌。她张牙舞爪的青春还没开始,不过就是来了躺酒吧,就被人盯上了。
本以为的噩梦并没发生,只是安迷修突然闯进来。在一片酒臭味,烟熏味还有汗臭味。艾比发誓那时候闻到他薄荷的味道时,已经哭了。就像小女孩一样,本来打算殊死一战的玻璃酒瓶让她扔到一边,哭的一脸泪躲在他身后。
他温暖的手安抚她的背,在五颜六色的房内,他蓝绿色的眼睛只有她,带着爱恋的眼神,让艾比先去抓紧逃出去。他在战斗前吻了艾比的额头,额头的吻只温存那么几秒,就如同真的骑士一样带着无穷的勇气为他守护的女孩战斗。
艾比看着那个剑,手指甲蹭了蹭剑身,冰冷坚硬。不是,这不是送给安迷修的。
安迷修永远都是意气风发在阳光下,热于助人,带着微笑的大哥哥。
对,他是大哥哥。艾比看了看其他的礼物,布艺品中毛绒绒的小马驹,活灵活现的憨态可掬。
“我们一起看小马吧!”十九岁的安迷修拿着棒棒糖,少年独特朝气的笑确实迷了那时十三岁的小艾比。
“有你这样可爱的姑娘一起看,这个下午真是美好。”
这个恶心帅是谁?我不认识他。
哼哼气气不愿意跟安迷修看小马奇遇记,最后被安迷修用一条华丽的小公主裙迷住了。那时候艾比毕竟还是个爱美的小女孩,看着眼前的大哥哥,看了他手中小马图蕾丝花边的裙子,屈服的点头放弃和老弟喝下午茶改去他家看小马。
暖洋洋的太阳,春天这种天气让人很容易丧失斗志,只想像只猫咪一样向一个人撒娇,窝在温暖的地方睡觉。
看了几集小马后,艾比果然毫无形象黏黏糊糊靠着安迷修睡着了。
醒来以后,她变成在安迷修怀里睡着了。而本来下午三四点的太阳,也变成一抹残血,变幻莫测的晚霞。
安迷修一动不动让她安睡了几小时了?艾比现在一想就红了脸,心也越发难受。
那时候穿着公主裙的艾比可开心的向弟弟说说笑笑。全然没在意那时安迷修是用多么炙热宠溺的眼神看着艾比。
难怪那时候艾米说“姐姐看起来就像恋爱了一样。”
那时候艾比还觉得艾米说她喜欢老男人,很生气的捶了一顿衰仔。
老男人……哈哈哈哈哈。站在店里的艾比弯下身,看到一对马陶瓷。而同时外面的雨也停了,艾比也不想再挑下去了,她想了很多,虽然是用十七岁的思想来想,稚嫩的不成熟,没有二十三的安迷修来的靠谱。
“我想要这对陶瓷。”
陶瓷脆弱的要命,摸起来温润手生惬意,白如雪的外貌,红如血的挂件,墨汁勾勒出神采飞扬的双目。
拎着礼盒的艾比,走出杂货店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个算不算告白了呢?对于女孩子而言会不会太不矜持了。艾比的脑回路在不断转啊转,就这样满脑子心思她到了医院。
深吸一口气,裹紧身上的羽绒服,艾比低着头走过走廊过道。医院充斥着死亡和绝望的味道,艾比看到一具尸体上有位哭泣像孩子的男人。也看到孤零零的孩子拿着画本,目光呆滞画着大千世界。
灯光下,一切都按照上帝的意愿安排着。艾比当然不信基督教,但骑士信,并以此为信仰,做尽这个时代看起来愚蠢到家的事。
“反正这个时代都很暧昧……”
进了安迷修的病房,轻轻柔柔的音乐就像珠子一样滚动在人心尖上。安迷修看起来气色不错,一身绷带,看着小电视里的节目。
安迷修看到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并没有发出声音。想要坐直身板,却动弹不得,在一个喜欢的女孩面前,他残疾了。
腿部折断,基本上能走但无法再剧烈运动了。安迷修依旧拿蓝绿色的眼睛看着艾比,艾比将礼盒放在他床头,道“我来看你了。”
“不胜荣幸。”安迷修开心看着绿色包装的礼盒,回头板着脸说“下次要去酒吧就带上我,你没受伤吧。”
这句话简直要艾比哭出来。她没事,她怎么会有事,男孩吻她的额头,保护在背后的她,伤痕累累还反问她有事吗?安迷修真是蠢货,还好是遇到她,不然被骗到死。
艾比的身体因为剧烈的感情在颤抖,安迷修知道眼前的姑娘很难过,却没办法抱住她安慰她。“你哭了,我也很难受啊。”声音沙哑,根本不像往日温润。
“快拆开看看你送给我什么礼物啊。”安迷修躺在病床想叉开话题。
艾比拆开礼盒,里面是一对漂亮的小马陶瓷。“很漂亮啊。”安迷修在病床上动弹不得,但露出往日熟悉的笑脸。
“喂……”艾比第一次感觉这么难为情,她觉得这个病房的灯光全集中在她身上。这家伙难道不应该趁这次救我,给我开个表白吗?
安迷修乐呵呵的道“怎么了。”安迷修现在看着满脸通红的艾比,他不知道为啥艾比那么紧张,难道是室内气温高,穿羽绒服太厚了?
下一秒,艾比也顾不了很多,直接吻上安迷修的唇。安迷修没有睁大眼睛,相反闭上眼睛,他是动不了可是艾比主动了。艾比也不知道怎么接吻,本来只是单纯的唇与唇的接触,最后演变成唇齿交融,安迷修的舌头掠夺着氧气,艾比的脸因此变得更加通红。
这可比骑士道里额头的吻刺激多了。艾比喘气发出糟糕的声音,看着病床上气不喘眼不跳的安迷修,这种对比太让人挫败了。
可是安迷修这个二十三岁的小伙子,想的比艾比更深,考虑的更多。
“等你成年以后,我们在一起吧。”安迷修开口道
“哪里要等那么久!!我现在已经十七了。”艾比不服气道。
安迷修摇了摇头,看了看身侧的艾比,艾比血色的双目比玫瑰花还娇艳,让人自甘堕落沉迷她的眼睛里。而此刻她的眼睛里只有安迷修,安迷修蓝绿色的眼睛也只有艾比。
“成年以后我们在一起。在此之前,我还是你的骑士。”安迷修眨了眨眼道“看来我要去付房贷。”
“呜……”艾比知道这个骑士道家伙原则问题根本没法商量,她能怎么办呢,遇到这个家伙,恶心帅的想逃离,结果还是痴迷着他。该死的好看,安迷修的衬衫穿的好看,牛仔穿的好看,连印着小马图的儿童睡衣都穿的好看。“到时候不能买小马来做窗帘!”
安迷修宠溺道“好好好,不过儿童房可以用小马做窗帘了吧。”
你这家伙!艾比的脸一下子又不可控制变的通红起来道“我也还只是孩子!!”
“哈哈哈哈哈你是小公主。”安迷修突然正经道“也是用来举高高亲亲抱抱的媳妇。”
两个人在病房里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你闹你我闹我,各种对未来的想像和好奇的话题让人总是兴奋,产生跃跃欲试的感觉。
卡米尔拉着艾米的手站在病房外,听到一切对艾米小声说道“好了,我们该给姐准备嫁妆了,干脆那天我们一起成亲吧。”
“不……不是来接姐姐的吗。”艾米一下子脸红起来道“算了不打扰她们了……我们走。”
卡米尔看着艾米的红脸,只是拉着艾米赶回家,心里除了我家媳妇真可爱!!还有该和老哥摊牌了,他弟媳有了。
所以说天连连暗的,出了门就伸手不见五指。艾比和安迷修聊天一点也不在意时间,哈哈哈哈的欢快度过,想着怎么留更久更久。恋爱中的人啊,都容易忘记时间。
反正最后没有安迷修耍流氓都解决不了的。
“小姐何不如和我一起睡这张病床。”
那个庄重,严肃的骑士安迷修呢?艾比内心一边吐槽,一边和安迷修挤在床上。
月光很好,雪花还大朵大朵的下,桃花却不可闻的酝酿着一场盛大的绽放。冬天在痛苦中捱过去,迎来的春天才让人沉迷。
或许明天清晨艾比会数着安迷修的睫毛,或许明天安迷修又能吻上艾比的额头,或许明天小马陶瓷就能摆进安迷修吃苦受累买的房子里,或许那家杂货店还没关门,或许安迷修正在酝酿钻戒送出去的说词。
从她十三岁就爱她,等待她的长大,尊重她的选择,心脏从来已经准备接受失败的痛苦,然而当对方也痴迷你时,那又该多么梦幻啊。安迷修把妹技巧,从来只有恶心帅和温水煮青蛙两个套路。他也担心艾比最后还是嫁给其他人,他要变得优秀变得更好,守护她保护她,遵守骑士道准则追求她,因为她是妻子,追到的话就是未来的妻子。他不乐意耍花招追求妻子,他希望小艾比在长大的时间里,更加了解他,无论是阳光下耀眼的优点,还是深夜里恶臭的缺点。晒枯的野草蔓延着他的心房,可如今展现出嫩绿的迹象。
他也有后悔的事,他也有疯狂暴力的模样,他也有不可言喻的信仰崩溃时候。可是艾比知道的,却神经大条忽视他痴迷于她的心,可能是他也羞于向艾比吐露心声吧。
深夜里,安迷修躺在床上,身边的温度让他感到心安,忍着痛苦小心翼翼将手环住艾比。抱着艾比睡觉,就像那天的下午,仿佛一切都已经在四年前的那天定了下来。
“晚安,我永远的公主。”

评论(1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