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针

温暖又干净

【百四】春尾

  夏日快来了,小多小全两个人在院子里玩水管,水花四溅,很快嫩绿的鲜红的嫩黄的……繁花似锦的景色又来了。君寻一个人穿着菏花也底的浴衣,松松垮垮露出象牙白的肌肤,他身子很瘦,锁骨分明。他一个人吸烟,喝酒,在春日的末尾。

  他放下烟斗,说"摩可拿,有客人了。"

  小多小全听到这句话,也放下水管去前门迎接客人,他们两个人依旧那样可爱,充满活力。前门站着一位青少年,他穿着破洞牛仔裤和双排扣的飞行服,青葱的十六七年纪。他目瞪口呆的被小多小全拉进了内室,那繁多花样的门口一打开,袅袅的烟雾,而正对着他的是,躺在长椅上吸烟的君寻。

  君寻的眼神平静如水,慵懒的和服散开着衣襟,他吸了口烟对视少年道"你有什么愿望。"

  少年被平静的眼神吓到了,鼓起勇气说"我不知道怎么走进来的,这里真的能实现愿望吗?"

  "自然能。"君寻站起身,和服摆尾拖地摇曳着,他削瘦的身子靠近少年,眼神依旧那样平静却充满蛊惑道"只要你付的起代价。"

  比起女子来讲,虽然男子的欲望也一样多,但如果是世俗的大多数,如果一问到愿望,男子无非就是金钱,权利。

  君寻看了看眼前呆住的少年,他展露了一个调皮的笑容道"别紧张哈哈,后面来喝杯茶想想吧。"

  小多小全将茶水泡好,君寻走到厨房熟练的将茶点烘焙出炉,甜腻的奶油点缀在其中,也有微苦的抹茶口味。

  等到君寻端着茶点进来时,坐在椅子上的少年脸都涨红了,羞怯的看着君寻,慌张的站起来。

  君寻放下茶点,饮了口茶水,道"说吧,你的愿望。"

  撑着桌子的少年,叹了口气说"我是同性恋。"

  君寻倒茶的手顿了一下,又自如的倒下茶水,他透过升腾的热气看向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巫博,我今年读高中。"巫博痛苦的低下头,他的声音很微弱却也坚定说"我爱上了我的朋友,我不想做同性恋。"

  "哦……你难道不想,和那个朋友在一起吗?"君寻微微笑了一下,纤细的手指拂上巫傅的脸,异瞳仿佛荡漾着春水凝视巫傅的黑瞳。

  巫傅的神态似乎有些动容,但很快推开君寻道"他的学习很好,要出国了,我怎么可以……"

  "你怎么不可以……"君寻哑着嗓子道"你爱慕他。这是年少的惊喜不是吗?"

  巫傅沉默着,君寻端起烟枪长长吸了一口。

  "不了。我不能拖累他……"巫傅的眼睛都红了起来,他说"我的愿望只有,克制我的欲望,不要让我这么痛苦好吗?"

  "那么你的愿望就是,不做同性恋。"君寻敲了敲烟枪道"你的愿望,由我来实现。"

  小多小全送走了巫博。

  春日的末尾终于结束了,夏日结束了樱花的生命。小多小全将庭院里的落叶打扫干净,

  君寻把月老的红绳拿了出来,在黑夜里,红线经过君寻,他的手里攥着的正是巫博的红绳,有一条最特别,附在巫博的指端。

  不止巫傅的红绳,还有君寻的红绳,君寻无意间看到了他的命中一点。他只是把巫傅的几根红绳打了结,让几个人的关系错综复杂起来。

  夏初最适合畅饮美酒。

  已经四十多岁的百目鬼静自然拎美酒前来拜访,他的皮肤略微松弛,身子也佝偻起一些,如果被遥先生看到肯定大笑一场。君寻烤了一些小黄鱼,招待了百目鬼静。两个人在小院子里,你一杯我一杯的喝酒。

  君寻把巫傅的情况说了一下。

  沉稳如死水一样的百目鬼静果然只是淡淡说道"早点断掉,至少不用纠结在无望的单相思里。"

  "你怎么能说是无望?"君寻将酒杯举起饮下,酒液滚烫过喉管,支离破碎的灵魂贪婪这佳酿。

  "啊,你也说了,他暗恋的小子要出国了。"百目鬼静如同一座山一样,说"他要么痛苦的等待,要么自己也跟着出国。不过他自己也觉得后一条路不可能。"

  君寻摇了摇头,他说"命运这种事,没有其他路,只有必然。他既然必然认定这是痛苦,那么为了逃避痛苦,必然无法和爱的人在一起。"

  "啊……"百目鬼静只是饮酒。

  月光如水,温柔的缠绵在树枝上,屋顶上,河水中……百目鬼静看了眼君寻,也温柔的笑了一下,果然耳边君寻又大声叫道"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这样挺好的。百目鬼静的心里暗暗想着。

  "你这个人!"君寻骂了一声,又端起烟管吸了一口气,说"也不知道小羽当年为什么要嫁给你,啊,果然一想就很不爽。"

  百目鬼静这时候也滑稽着嗓子道"只有你觉得我不是好男人吧。"

  说完这句话,百目鬼随便看向君寻,看到君寻认真的眼神看着自己,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

  月夜,两个人最后还是沉默分开。

  在黑夜里,君寻想到已经嫁人的小葵,生了孩子的小羽,还有已经衰老的百目鬼静。他躺在床上,身旁小多小全已经安静下来,他人类的感情在夜里只能沉默着。并且要一直沉默着。

  没过几天,巫博又来了,这时候的他满脸笑容向君寻感谢说"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女孩,她很爱我。"

  君寻说"你的代价是你钱包里的相片。"

  巫傅将那张,合照交给君寻,似乎下定决心离开了这里。

  那背影,让君寻有点眼熟,他看着指间中发黄的相片,轻轻说了一声"明明是那样相爱的两个人……"很快一团火点燃,烧毁了相片。

  烧毁相片的烟,和烟枪的烟融合在一起,飘飘忽忽的,君寻一个人看着烟,什么表情也没有,转身离开。

  巫傅回去后,却传来朋友自杀的消息。

  他觉得自己不是同性恋了,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却换来这个消息。

  没有人愿意在橘黄色的天下,陪他玩摇滚了。

  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却能拥有一样的心情,多么不可思议。

  真的不可思议。

  所以让人无法相信。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