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针

温暖又干净

【极东】。

“一九三二年三月一日。”王耀提笔写上“
三千万子民的哀日”随后咳嗽了几声,声音在房间里很轻。这房间太暗了,没有一丝光明,王耀感觉快要溺在黑暗中无法呼吸了。“该点灯了”王耀摸索着桌面
“大哥,你在找什么呢?”军靴踏入房间时,王耀只觉的开门声和突然的光明让人难受。“大哥还想要什么?我可以马上吩咐去办。”正在弹外衣上雪的本田菊问向王耀,这个房间华丽的物品已经很多了,不论是玉枕还是紫檀木的桌椅,包括苏绣蜀锦。
王耀只是合上本子,沉静的说“灯,太暗了。”
“也是毕竟大哥喜欢读书。”本田菊拉下灯的开关,一下子光就充满这个屋子,王耀只是低头看了看沾上黑墨的手。太刺眼了。
“开春了大哥,不过雪还在大朵大朵的下,根本没有柳絮的秀气。”本田菊掏出手帕上前一把拉过王耀的手擦拭道“很快就会到夏天的,天气会变得暖和的。”
王耀微微瞌目,咳了几声道“能暖和到哪去?夏天也没北平的暖。”
本田菊顿了顿,看了看大哥瘦削的脸庞,只是撇开头看到王耀本子上面鸾飘凤泊的字体道“大哥以前教我诗词歌赋时……”话还没说完,王耀就抽出手,淡淡道“恰如其分,恰到好处,不为己甚,适度可止。”
本田菊只是收齐手帕道“大哥还是学识博见,不知此句出处?”
“东周列国志,第七十回,杀三兄楚平王即位。”言罢,王耀起身道“我乏了,你也早些休息吧。”随后不再看向本田菊。
本田菊默然,关灯跨出门槛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好久没看大哥家的书了。
屋外,几个日本士兵扣押着普通中国百姓向本田菊问好。
本田菊低头看了眼瑟瑟发抖的普通百姓,对比了英姿挺拔的士兵觉得可笑。“嗯”本田菊应了声便不再多说了。
残阳泣血,风割挖着人的皮肉,远处火光冲天,突然的哀嚎声荡涤着东北三省。变得只有昔日送报小儿不见了,变得是街上再无中文字的店铺了,变的是走在街上的红色。
“造孽啊造孽啊。”很多声音吵吵杂杂的在一起,不远处几个穿军装的中国人向废墟里的妇人要钱,妇人很气愤的掏出几两碎银子道“人家的屋子都烧没了。”而妇人身后很多人不断泼水救火。
伊万走在这样的街上,红色的液体让他的鞋底也红了。他在想那个高声道“朕把贝加尔湖赐给你!”的人现在在哪里?他的国民,他的江山。抬头看几架日军三菱A5M在天上,真的是太不湛蓝的天空了。伊万突然甜甜的笑着握紧了手中的水管。

一九四五年二号,本田菊一身血迹低下头向王耀说道“王耀先生,我投降。”
“嗯”王耀看着本田菊递来的投降文件笑了“我的子民等这天多久了?”
“江山啊,可不是翻千册卷书就能随意夺去的。你看的到青山吗?本田菊。”王耀只是放下文件,一字一句说道“即使豪杰冢都化成烟了,也还是有青年愿意吃苦的。”
本田菊依旧低着头,声音断断续续的,似乎用尽最后的力气说“我看到了……一寸寸血都蔓延开了。”说完暗暗惨然的笑了。
王耀看着这样的本田菊,只是拿起手帕擦了擦自己拿文件的手道“再回吧。”本田菊知道了王耀最后还是咬紧牙关给了他冷静,永永远远的,再也不能一起玩了。
王耀走的时候,他总觉得身后有歌声,隐隐约约像极了小小菊温柔唱着北国之春的声音。最后他只是揉了揉头就不再回头,挺胸抬头的走了。
本田菊哑着嗓音没在唱了,他抬头看着王耀远去背影,就像小时候王耀每次离开他的背影。
“大人可以回去了。”一旁的人恭敬的请本田菊回国。本田菊看着那人的手势,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要糊里糊涂的伤害大哥了……
他从出生在这个世界第一声啼哭开始,就注定是跟随强者低人一等,所以当他觉得稍微有点余地,稍微长大了,就开始反抗那些强者,妄图比他们更强……但是。本田菊叹了口气,坐上的飞机,他终究不明白这种情绪是什么。
时间会一点点把万事都煮烂,而阳光依旧会赋予它们灿烂。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