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针

希望更多人喜欢安艾

【安艾】等待

*爽文,我就喜欢
*去他妈的屏蔽,我都没开车(委屈)

若春景未至,为何桃花已泛红。若冰雪未消,为何柳叶已泛青。若佳人未至,少年郎啊可要等多久?
梦中一段温柔成水的声音让十九岁的安迷修在深夜中清醒。他看着黑夜中的窗户,瞳孔没有半分神采,只是一愣神,惆怅山月已经没了影子。
只是揉了揉眼睛,便下床了。安迷修他摸索着电灯的开关,一下子屋子突然亮堂起来,却很安静。他张了张嘴,艾比这个词突兀的出现在空气中,一下子把气压低的让他突然抽搐了灵魂。艾 比这个名字,他从开启牙齿到舌头舔到牙龈,嗓子轻轻微微的发颤出来的词语。
艾比是他的谁呢……安迷修很平静的去刷牙洗脸做早饭了,日复一日单身的生活就是这样。一片安静中,只能听到水滴下来的声音,当水滴掉地面会炸开水花。当他说出艾比这个名字,他的心也炸开了花。烤了面包,还煮了酱料,黏黏糊糊着迷糊的心也加了进去。
艾比当然不了解安迷修了,她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而已,天真浪漫,穿着柔软的衣物。安迷修抱着她坐在课桌上时,她也和衣物一样柔软。她白皙的两条腿就那样大胆的裸露在外,还有那样明亮如向日葵的笑脸。
突然间用力拧紧了果汁的瓶盖。安迷修撩开自己的刘海,低头看着洁白的大理石桌面的倒影,那样疲惫的眼睛,那样苦闷的脸。他等的下去吗?还是等下去也不属于自己。
撕裂开的灵魂在空中低悬在他耳边喃喃发问,蓝色的灵魂裹紧了冷漠让他理智教他克制,可是黄色的灵魂又打击着他男性的尊严渴望着全部。糟糕透顶了安迷修,你渴望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她甚至都还没发育完全。
时间流逝的如同水一样,昼夜不停。他的白日美人,他想为她决斗的美人现在敲打他的房门。安迷修隔着猫眼看到艾比和埃米。她今天还是那样可爱,还没睡醒的打着哈欠。
“姐,我们每天来蹭早饭合适吗?”埃米有点退缩的看着房门,道“再说安迷修他成年了,总有自己的夜生活吧。”
艾比撇了眼埃米道“你起来做早饭?”
她轻捷,长发,如同玫瑰花一样让人着迷。安迷修打开房门,扯出一个笑脸道“快进来吃饭吧。”他感觉到心跳砰砰响动的讯号,空气中的灵魂又是哭泣又是欣喜。这样反复折磨着他的灵魂。
诚然艾比长的并不是非常美貌,是什么让安迷修如此日夜思念,辗转反侧。埃米吃着面包看着姐姐,那浑然不知的花痴有着生命之火般的双眼,让人一眼就能在疲倦的芸芸众生中找到她。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叫人心疼,惹人痛苦。埃米注意到安迷修的眼神,一闪而过的真挚爱情流露出来。
对待恋爱问题,有时候少女才是真正的残忍。那平坦只是些许起伏的胸脯,还有柔嫩的腰肢,从瘦小的脸颊到纤细的手腕,女孩都认真的去装饰。艾比她浑然不知吃着面包,打开电视看着无脑的青春爱情剧,甚至还大大咧咧侧着躺。安迷修注意到领口下的白皙,如同冰柜里的鲜肉一样,柔嫩又富含水汁。但安迷修选择转身去拿毯子给艾比,让她别着凉了。
饭后艾比笑嘻嘻的拎着埃米向安迷修道谢,她小小的唇吧唧亲了一下安迷修的侧脸。一下子月光照透了安迷修干枯的内心,为一个女孩痴迷哭的心,还贪恋那不过一秒的发香。
安迷修一眼就能找到她,一个十三岁少女那充满生气的眼睛,能否充满爱意停留在他身上……哪怕只是欺骗也好啊。
如若她还没长大啊,少年郎你可会等待。等着一位新娘眉眼如画的嫁与你为妻,或者等待她一身嫁衣与他人。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