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针

希望更多人喜欢安艾

【瑞金】不要来这种地方。

*爽了自己的文,occ
*金是世界的天使!!哦,我死了

“格瑞你怎么这么样!我不拿你当朋友了!”

冷漠的拿大刀的少年站在贫瘠的灰色土地上,眼神都没动。
“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

梦中醒来的金,说不出来的绞痛,他以为这种事无所谓啊,可是啊痛啊。
随便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璀璨的星星倒影在他的瞳孔中。金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又躺会大理石上,微风习习翻腾着冷气。翻来覆去却再也无法进入梦境,糟糕至极。

格瑞为什么要那样说呢……这样想着的金,看着辽阔的天空,月牙尖锐的划拉黑幕。
想这些事比肚子饿没肉吃还难受。金也不折腾自己了,睡不着那就下地走走。

迷迷糊糊走到街上,到处都是红灯酒绿的,有好香的大姐姐还有好多食物。金有点怠倦了,在这样的环境,他很少来这种地方。毕竟才十五岁,说起来格瑞还再三警告他不准来这种地方。

有什么了不起的。金有点赌气的撇了撇嘴,反正又不是朋友。说着到了一家混浊不堪的夜店,金在门口顿了顿,也就硬着头皮进去了。

“格瑞,你为什么要握紧刀呢?”鬼狐冲天看着躲在角落的格瑞,只是淡淡可叹道“不过金确实也快长大了吧。”

看着金走进夜店的格瑞,不自觉就握紧刀,冷冷的撇了眼鬼狐道“无需你多言。”

格瑞站在夜店门口,知道金已经进去了,只是凝视着玻璃大门。大门上充斥着用油性笔画的各种色情以及垃圾话,各种污渍似乎也成了这个夜店的个性了。格瑞观察的很仔细,他注意到大门上应该有着其他人分泌的液体,而刚才金他触碰了这扇大门。

他就在里面,这个不听话的小鬼,才十五岁而已,小小的胳膊能抵抗的了什么?该死还有那个眼睛,什么都不知道就才是个孩子而已。他进去这样的店,用他白皙的皮肤还是大眼睛勾引人或者喝醉后还什么都不清楚抱在人家大腿上发浪的扭?

格瑞的眼神越发阴郁起来,就也进去了。身体上下似乎无法用理智来操控了,进去以后就看到一个男人跪下来在舔一个女人的x,转过角落就看到用过的安全套。他一向很厌烦这种液体交流,然而这个夜店到处充斥着性交的荷尔蒙味道,而金就在这里面。

金迷迷糊糊躺在沙发上。很不妙,一个穿着短裤的小男孩,第一次喝酒灌的满脸通红,不会反抗,被其他人摸的哼哼叫,却不知道怎么拒绝。

格瑞心不断跳动着,他紧绷的精神锐利的探寻金的位置。早知道在金进入夜店前,就把他抓回家绑起来……是教育一顿。毕竟秋的托付不能辜负。这次还好是丹尼尔让他果然清理恐怖分子,如果他没来,金是不是来这里很多次了?眉头越想越皱。

一旁的鬼狐只是轻轻的哼着歌。

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了?金有点懵的躺在沙发上,两条腿被抓住了,很奇怪啊?这是什么事?热热的让人很难受,黏糊糊的早知道就在大理石那里睡觉了。

“大哥,炸药包安好了。”“等会儿点那个三小时的,三小时,够我办事了”电话里一片猥琐的笑声。

金迷迷糊糊听到这些话。然而他挣扎的睁开眼睛,也看到另一个熟悉的眉眼。
格瑞?金的神经彻底瓦特当机了。之前无所畏惧进入夜店的金,现在怂的瑟瑟发抖。

你不该进来的。格瑞阴沉的看着那个男人抓住金双腿的手,愤怒无法忍受的,而且他也不想压抑住。

直接拔刀,大开大合的将那个男人的手砍了下来,一片血肉飞溅,男人痛苦的嚎叫。“格瑞!”金他切实感受到冰冷的刀气从他腿间划过,那个男人的手就这样砍掉了!

夜店各种人早就认识格瑞了,且不说丹尼尔事先通知夜店了,光是格瑞现在混身凛冽的杀气已经让人无法接近了。

“格瑞……”金有点不太明白的看着,他直觉告诉自己,现在的格瑞相当危险。紫色的瞳孔压抑着无限的杀戮火焰,格瑞就是这样的人,一直都是克制的……为什么要突然砍人的手呢?突然这么生气……不是不是朋友吗?金不太明白,他现在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格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把那个男人的手砍断,不过做了就是做了。他看了看衣冠不整,面色潮红的金,连带扯下两分的衣领露出的白嫩的肌理,还有被摩擦泛红的大腿。

那个男的死定了。反正鬼狐冲天这样一边啧啧感叹,一边把炸药包拿出来拆开泡酒。

“你!……”愤怒的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格瑞一刀下去,头颅滚地。鲜血淋淋的冒着一股恶臭的血腥味,这种实力上的差距再此赤裸裸的显露出来,大家都觉得格瑞确实厉害啊。而金却觉得,格瑞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他不就是喝了点酒啊。

“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似乎突然平静下来的格瑞,只是放下带血的刀锋,却依旧没看向金。

“为什么我不能来?”金嘟囔道,摇了摇头道“好无聊啊,格瑞你陪我玩啊,陪我玩啊,就像以前一样。”

没意思没意思好无聊好无聊好无聊,金怠倦的眯着眼睛,似乎很深沉的叹了口气。

格瑞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把刀横在中间,隔绝了他和金。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可现在却在这里闷着气喝酒,连自己都说不清。红的绿的酒杯里发烫的酒精,烫着肠胃裹着痛楚折腾着他的灵魂,热气从他大脑消散开。瞳孔的紫色却越发深沉起来。

金在一旁抱紧大腿,蜷缩在沙发旁,嘟囔继续道“我难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格瑞!”他大脑有点懵,加上刚才酒精的作用,竟昏昏沉沉微合双眼,什么都看不清了。

格瑞沉默不语,只是一杯一杯的喝酒。他一直都很理智,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夜店很恶心,到处都混杂着腐烂的呕吐和汗液的味道,而且这里没有牛奶。他不喜欢这里,却在这里喝酒。

格瑞是强大的好朋友。金一直这样觉得,第一次觉得格瑞那样的陌生,而此刻内心那熟悉的声音又响起来,变强大让他承认自己。

一根刺越扎越酸。格瑞终于开口了“不要再来这种地方了。金。”说完这句话,也起身走了。只留下一个背影,在一片喧闹的霓虹灯下,一个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金?离开?蜷缩的金突然有了力气爬了起来,摇摇晃晃也跟着离开这个地方。他要追上格瑞,格瑞这家伙就是这样,什么话都不说闷在肚子里。

今天的格瑞真的很不一样啊。金根本不在意地上的尸体,眨了眨眼睛,红色不断弥漫在他的瞳孔。黑色将他吞噬掉,却透着一股清明。“啊……”打了个懒腰,瞳孔又恢复成碧蓝色,犹如天空一样,干净纯真。

纯真就像牛奶一样,天气一热就坏了。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