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针

希望更多人喜欢安艾

【安艾】救赎 下

★节奏快,刻画感情还是个垃圾
★安艾文,小甜饼结局)
★喜欢的给个小红心吧(不要脸,我知道我拖更贼久)

所以时来运转了吗?艾比穿着轻薄的米黄色的裙子,有点发愣的看着手中的课本。一本本散发着油墨和工厂出来的味道,这就是金钱买来的知识!
当然她不可能和安迷修住在一起的。
“什么鬼,我们住在这里就行了,他和我们什么关系。”抱怨不止的艾米接受了金钱的救援,但他抱紧姐姐,怀疑的眼神看向安迷修。
并非艾米混账,接过钱还对金主如此不客气。艾比也感受到弟弟体内的不甘和委屈,只是微笑安慰弟弟,道“什么事都没有的。”
总得来说事情就是这么不了了之。安迷修早上会过来送牛奶,理由之一是“孩子就应该多吃点早饭,长个子。”虽然被艾米有眼神剜了十几次,表示他也是男孩子可以去领,完全不需要安迷修送牛奶。安迷修依旧锲而不舍的派送。
这个社会依旧一塌糊涂,艾比也不想总是麻烦安迷修。她咬紧手指甲,盘算着读书进修,然后以后做老师,再不济也可以给富家子弟做家庭教师。
至于艾米,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拍着胸脯说“我要做律师,以后谁都不会欺负姐姐。”这个誓言,说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就是现实。
呐……这就是很完美的未来吧。艾比她低头向圣像拜了拜。夏日的阳光甜甜蜜蜜的融进房内,她感觉空气让人舒适,沙发让人舒适,连心都舒适的躺在体内。
艾米有点吵闹的打开炉子,拿出烤出来的面包道“姐,面包烤好了。”松软的口感几乎让人更加确信,活着就是好!
之后就是上学,来到凹凸学院。巨大的拱门和一片花海的山坡,以及高大的水泥建筑物群!这就是凹凸学校!
“无论高低贵贱,无论男女之分,无论健康与否。只要你对知识感兴趣,并想改变自己的未来!那么,欢迎来到凹凸学校!”
这句话被大红字贴在校门口,连带着每年成绩排行和升学率。
广播一如既往放着巴赫或者贝多芬的钢琴曲,然后广播员开始朗读每日的新闻和时政评论,接着便是同学的投稿诗歌或者散文。
学校是不分男女,一律接受相同的课程,虽然这个问题被媒体放大,诸如“将女子培养粗鲁”或者“校内绅士屈指可数”之类的标题。但校长就是不改制度,连带着教务处主任丹尼尔都表示“凹凸学院制度博大精深,深刻贯彻国家制度,孩子们活的像花一样,别搞大事啊媒体。”所以说,看着满满的课程表,艾比也是要吃尽苦头了。
夏天这个季节,热风一层层从地表浮起,燥热不断折磨着学子的身心,但每个人都挺愿意呆在学校里。有的蹭图书馆的空调喝着大瓶咖啡因,看着编号“1006”之类的图书;或者捧着一大本书,在后山溪水环绕的地方,有着绿茵和清爽的风;要不就是在自习室中,耐着性子磨着作业。这就是很普遍的日常,艾比有时候还会去琴房和凯莉或者安洁丽一起弹弹唱唱,要不就是晚上睡觉时把自己写的小东西念给他们听。
艾米就和卡米尔同一个班级了,同龄又是故友,聊天的话题不约而同都是自家操心的兄长或者长姐。有时候一起在夏日一起尝尝卡米尔拿手的甜点冰激凌也是相当舒适的。当然了,艾米也通过卡米尔的关系,紧盯着安迷修“学长”的举止言谈。
溪水潺潺,绿叶成阴,隐秘在少女心中的花芽请求少年亲一亲,这样啊,花开的才娇艳。艾比不敢请求,她的花孤立的在荒野中,没有勇士愿意抛弃世俗的荣誉来赞美它,来亲吻它,甚至来守护它。
严寒的滋味只要尝过一次,便让人无法忘怀。安迷修揉了揉艾比的头发,指着自己心脏的艾比,灵魂不安骚动着,她看到比太阳还耀眼的人了。然而,她只能身在冰河上,然后孤独的,跌进河水中。
少女熙熙攘攘着讨论着诗歌,诗歌中爱着天,爱着地,连山山水水都爱着,清风明月,还有青涩的花骨朵儿或者泣血的鸟儿都爱着……凯莉塞给艾比一根棒棒糖,悄悄咪咪的告诉艾比道“我可能喜欢上紫堂幻了。”嗯……同时还爱着人。
安迷修呢,排名第五名的学霸,前途光明,为人光明磊落……吗?在家里,还披散着头发的艾比有点不知所措看着面前跪在地上痛哭的安迷修。
“对不起,我失态了。”眼睛布满红丝的安迷修,揪着自己的头发试图冷静下来。
艾比有点害怕的,小心翼翼的挪上前道“你需要热茶吗?”
安迷修摇了摇头,笑的有点凄凉痛苦的,瞅着艾比的脸。过了一会儿,道“你能为我念会儿圣经吗?”
当然可以。艾比有点可怜安迷修了,他的黑眼圈说明他很长时间都没睡好觉了,她只能给这位少年念会儿圣经。
“神说原谅……而罪孽……”一字一句的如圆珠一样掉落安迷修的心池中,溅起水花,荡漾心境。他低着头想着些什么,又甩了甩头,继续听着艾比的朗读。
破旧的小屋里,连光线都昏暗不堪,日历也好几天没撕了,挂在墙上也没人在意。小小的客厅,只有上了年纪的硬木地板和堆在一边的瓶瓶罐罐,还有一张小小的长板凳,墙上的闹钟和日历一样纹丝不动。唯一有点生活气息的,便是嵌入墙体,呵护干净没灰尘的神像。
心灵的迷茫,在杀人以后就必须承担的罪孽。安迷修安慰自己的只有,他将艾比救出火坑来蒙蔽事实,他杀了人,这无关正义与否。
神经被朗读声安抚了一遍又一遍,他感觉到暂缓的舒适,开心的笑了出声。
艾比反而因为笑声,大吃一惊停下朗读,看着安迷修眨了眨眼。
“没有什么事,就是非常感谢你。”安迷修他不住颤抖抱住艾比道“我想,我想和你说些东西。”一个关于自私自利,毫无法律意识,犯下的罪孽。
神明说,承认错误,得到救赎。安迷修不想进牢子,对于自私自利这点,他倒很放的开,关键在于背叛自己信仰这种可悲的现实。
“怎么?”艾比小声道,她现在被安迷修狠狠搂着,热的要命,感受到不住的力量挤压身体。
安迷修不住的在艾比耳边呢喃道“你不会抛弃我的对吧,不会抛弃我的。”
艾比有点可怜抓了抓安迷修的袖子道“不会抛弃你的,你也不会抛弃我的对吧?”
场面一度十分安静,安迷修不断咀嚼着口腔中的空气,让声带受到空气的冲击发出声来。艾比则依偎在安迷修怀里,她有点不解的等待,甚至有点焦躁。
“你知道那个牧师被杀了吧。”安迷修开始停不下来的诉说。
“那个牧师说是德高望重,其实背地干的那些恶心人的事数不胜数。虐待教堂的孤儿,诈骗信徒的金钱,还有吃喝嫖赌四处勒索。可是奇迹般,大家都选择无视他的恶行,当然毕竟他欺凌的大多是无权无势可有可无的人。可是即使这样,还是有人愿意想杀了他,驱逐这样玷污教堂的角色。为此他感觉背叛了上帝,孤身一人漂泊在人间,惶惶不可终日。”
“什么……什么?!”艾比复杂的看了一眼安迷修,小心翼翼说道“那个人是你的谁?”
在昏暗中,安迷修的脸已经看不清了,阴影遮住他的鼻目,这让艾比害怕的想尖叫。其实也全不是害怕,她内心已经被人间摧残的摇摇欲坠。
“你说呢?其实我应该初次见到你,就告诉你的。”安迷修笑的苦涩的瞅着艾比的脸,五指触碰艾比腰后的发尾。
“天呐……”短暂的发愣后,艾比也抱紧了安迷修的身体。温热的,扑通扑通的不断新陈代谢的青年人的身体,不断传达着不安,恐惧,自我厌恶的情感。
艾比抱的牢牢的,瘦小的身体也爆发出声音,哭的出来,泪水涌出眼眶,她失去理智的亲吻安迷修的额头,道“你又是多么不幸!”说完这句话,也苦涩的露出笑脸,她抱的紧紧的安迷修,回应她亲吻她的嘴唇。
艾比一边亲吻,一边落泪。安迷修很温柔,唇齿之间柔柔软软的瘫在一起,热气慢腾腾的摩擦。
缠着绷带的手,为艾比拭去泪水,安迷修又冷冷有点自我嘲讽的口气道“别为我这样的人哭泣,将自己的痛苦卑劣的传达给他人,其实也就是个小人。”
“不……不对的。”艾比抓紧安迷修的衣领,踮起脚,狠狠的凑上前道“我愿意听你的痛苦,我的天,为什么你如今才来到我的身边,为什么我如今才遇到你!”
“我这不是已经在你身边呢吗?”安迷修安抚的服帖着艾比的背部。
“这样就够了。”艾比吃吃又笑出声,泪水和红眼眶,他的痛苦愿意和她这样的人说。小小的身体在支撑着,小小的唇口含糊着亲了上去,小小的手也牵在一起。
“哪怕你坐牢,你去流放做苦役,我也跟着你。”艾比吻完后,面色潮红,一字一句坚定的说出口。
“你听完这些……”安迷修有点发愣,他这次真的跪了下来,这次不是痛苦的弯曲身体,而是震惊的情绪,和说不清的简直甜到暖到犯规的情绪,使他受不住控制。
“你还愿意抱住我,你还愿意亲吻我……”安迷修抓紧小小的艾比,放声痛哭起来。
我爱你,这句话扎根在十三岁的小女孩心里。她说不出口,她抱紧十九岁少年,仿佛这就是她的世界。
多么任性的做法啊,艾比他们又欢笑的抱在一起。开门回家,抱着卡米尔做的甜点的艾米,黑着一张脸,直接拉开安迷修。
“老弟……咳咳这次回来这么早啊。”艾比有点手足无措。
心乱如麻,最后安迷修留下来和艾比艾米一起吃了甜点。
甜滋滋的……这种感情啊。
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春秋秋来,草长莺飞。痛苦无法摆脱,但安迷修不是白痴大好人,那桩死人案也便成了悬案。艾比倒一天天长大起来,这个年纪的女孩长大的速度是可怕的。
至少安迷修毕业的时候,艾比穿着舞裙和他跳了一夜。夏日的星空,点点碎碎的星光流溢在安迷修的眼中,一夜的香味,一夜的欢笑,一夜的音乐,未来和憧憬摆在眼前了。
“我随着你的声音上下骚动着
一夜又一夜的吻
万物缄默着,我也沉默着。”
艾比的小小日记本也写满了诗歌,她喜欢这些优美的诗句。日记封面是一片荒野上的星空,不是多么美丽,但也让人心动。
女孩子还是快快乐乐的在一起,有时候一起上体育课赛跑掰手腕,有时候又身穿长裙吃着肉串,还有时候一边骂骂咧咧绣着花。艾米的成绩也出来了,好的让人想给他鼓掌。总之,艾比的日子过的相当舒坦,她的眼眸跟随着安迷修的背影,但她却也大开阔斧的在自己的人生中前进。
很快,日子过分的快。安迷修已经在社会中开始好运气的进入法庭中工作,他内心还是对当年的是揣揣不安,但看着艾比从一个小女孩变成牵着他的手舞动的女士,他又开始揣揣不安起来。
“你和艾比要是在一起记得请我们喝酒。”雷狮,佩利,帕洛斯等同学,毕业那时候被艾比的妆容惊艳到了。纷纷表示,安迷修你等的够辛苦的,职业操守太好了。
那天艾比穿的裙子,是无数缎带褶边成在裙装上成波浪形的装饰。舞裙很漂亮,这是她自己硬生生逼迫艾米缝纫的……妆容是凯莉和安洁丽给她画的,眼神流转如盈盈的春水,唇启微张,少女风浓烈的橙色活泼的点在脸颊上。
她不是普通的小女孩了。意识到这点的安迷修,到艾比家里坐都有点坐立不安,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鬼知道这种感情从哪里来,被哪阵风刮来的,让人着迷,让人不可自抑想着,辗转反侧都无法入睡。
艾米表示每天早上看到在厨房做早饭的安迷修,内心十分恶劣的开心。和卡米尔一起聊这些的时候,一边的雷狮道“安迷修他就是个保父。”
何谓保父,就是对特定一个女孩子,进行莫名其妙的负责任和体贴入微的照顾。这就是新晋的,帅气至极让无数少女冒红心的,工作能力超强,有房无马的法官安迷修!
在睡梦中的艾比根本不会去想厨房谁在捣鼓早饭,每天起来看到安迷修急冲冲赶去上班的背影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顶着一头乱发,脸也没洗,就和安迷修打招呼“早上好啊。”
眼里已经有自动滤镜的安迷修,也揣着一颗小鹿乱撞的心和艾比打招呼。
所以说,什么时候求婚呢?这个问题也萦绕在安迷修的心上。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渴望拥有一个家,诸如女士的香味或者壁炉里有火,给孩子们讲故事,水电账单存在的地方。
他将永远守护着那个重要的人,为此无惧死亡,也不想得到上帝的救赎了。他有了艾比,就得到救赎了。为此他还真的是押上了一切了。
嘛,接下来的故事便是两个堕落的世界新生后融合一起的事情了。
他们之间的感情,从安迷修抱住艾比的大腿痛哭时,便注定下来了。艾比浑身的燥热是因为安迷修爱她,安迷修救赎下来是因为艾比亲吻他不抛弃他。
从此时间上的闹钟滴滴答答响个不停,也没法烦恼到他们。从此以后他们真正自由的在一起,从此以后他们有了一个家庭。
艾比是荒野上的花,现在娇艳欲滴几乎让人趋之若鹜,可是啊,花身边的骑士,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再接触了。
他将信守自己的诺言,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当年杀死牧师救艾比出火坑的时候,已经爱上艾比了。
温柔坚定将艾比搂进怀中,就这样一辈子都是好事。

评论(10)

热度(42)